Banner
首頁 > 行業知識 > 內容
快遞寄存柜2019年迎政策利好
- 2019-03-06-

  隨著物流行業降本增效的持續推動,智慧物流的布局也已全方位展開。其中,聚焦物流末端,定位為社區基礎設施的快遞寄存柜,無疑備受關注。縱觀快遞寄存柜的發展歷史,從2012年中郵速遞易鋪設第一個快遞寄存柜,中國快遞寄存柜行業用6年時間走過了2013年的集體涌入,2015年的大混戰,以及2016年、2017年的行業大整合期。到了2018年,在爭議中不斷成長的快遞寄存柜行業終于迎來了新的拐點,政策利好、行業成熟、持續高速增長的物流規模等都讓快遞寄存柜行業前途漸明。


  一路走來,快遞寄存柜行業在風口與爭議中“長大”


  得益于中國快遞業務量的高速增長,快遞寄存柜行業在2012年萌芽。中郵速遞易率先推出快遞寄存柜,成為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隨后在2012至2015年間,豐巢、江蘇云柜、富友、格格以及日日順等企業隨著資本的熱捧入局,快遞寄存柜行業站上風口,但爭議也接踵而至。也正是在這樣一個爭議與風口并存的2015年,率先推出快遞寄存柜的中郵速遞易業務擴張至全國79個城市,整個快遞寄存柜行業進入了快速發展期。


  但新生行業的成長之路往往并不順暢,隨著2016年和2017年進入大整合期,行業大戰逐漸升級。部分跨界運營快遞寄存柜的小企業由于業務、資本、運營等各方面不足,難以形成差異化競爭優勢,逐漸在發展中淘汰;而有實力的企業除了要應對行業競爭,還不得不努力去探索新的業務領域,加深快遞寄存柜的便民服務屬性。


  值得注意的是,面對快遞寄存柜的崛起,來自行業外界的爭議也給這一新生兒的成長帶來了困境。前期快遞寄存柜的市場供需關系處于不平衡狀態,用戶習慣沒有培養起來,快遞員對送貨上門等派件方式的認可度遠遠高于快遞寄存柜,加上落地成本等問題,快遞寄存柜飽受爭議。


  市場逐漸成熟,快遞寄存柜逐漸被各方接受


  但隨著快遞包裹量的與日俱增,在配送壓力下,快遞寄存柜所引領的集約化配送方式越來越受到快遞企業的歡迎,成了提升配送效率的首選,物流末端效率提升的事實也讓快遞柜逐漸在爭議中被接受。以2018年上半年快遞業務量為例,在上半年,全國快遞業務量預計累計完成220.8億件,已經超過2015年全年快遞業務量。高速增長的快遞包裹量,完全依靠人力派送顯然不現實。


  再加上,中國人口老齡化問題日益嚴峻。2017年,全國人口中60周歲及以上人口24090萬人,占總人口的17.3%。這意味著青壯年人口比例下降,城市勞動力減少,快遞員的用人成本只增不減,在物流末端依靠增加快遞員數量來提升效率明顯不符合社會實情。因此,快遞寄存柜等智能終端的出現還使得快遞行業的人力成本問題得到了緩解。


  同時,據中國物流采購聯合會等發布的《中國電商物流與快遞從業人員調查報告》顯示,2017年快遞員日均配送量為60~100件。超過八成的快遞員平均工作時長在8個小時以上,該數據在電商促銷旺季會超過12個小時,快遞員工作已處于較為飽和狀態。在此背景下,快遞寄存柜自然也逐漸受到了快遞員的青睞。


  而對于用戶來說,24小時自助取件的快遞寄存柜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與快遞員時間不對等帶來的收件難題,避免了寄存到物業等地方帶來的丟件問題。同時,快遞寄存柜在隱私保護等方面的優勢也逐漸被用戶接受和習慣。


  隨著市場成熟以及行業整合的完成,目前快遞寄存柜行業的龍頭企業數據表現亮眼。如中郵速遞易就實現了全國225個城市覆蓋,8.4萬組快遞寄存柜(含易郵柜),同時累計派送包裹量超17億。


  打破末端投遞局限,快遞寄存柜企業展開多方位探索


  任何一個行業要想獲得長遠發展,離不開產品的自我革新這一核心,快遞寄存柜企業顯然深知這一點。除了物流末端投遞,目前的快遞寄存柜已經拓展到了寄件端。在2018年6月,中郵速遞易宣布在全國上線快遞寄存柜寄件服務,用戶可以在微信或APP下單,在距離最近的快遞寄存柜中完成寄件。全國陸續開通寄件柜業務后,快遞寄存柜的月均下單量超80000單。


  另外,作為社區經濟的重要入口,快遞寄存柜的增值服務也在不斷的摸索中。目前的快遞寄存柜已經延伸出了高效配送、數據分析、社區O2O等服務。大數據分析能力在高效配送、用戶群精準化上持續發力。作為社區入口,快遞寄存柜也能夠助力發展綠色循環經濟,此前中郵速遞易與手機數碼回收領域領先品牌合作,實現了二手手機數碼產品在快遞柜中實現回收的模式。


  同時,社區廣告媒介的作用讓快遞寄存柜增加了一種身份,尤其是社區媒介并不局限其受眾的年齡、性別、階層、經濟條件等,快遞寄存柜可以實現多受眾群體的混合式覆蓋,相較于其它媒介,不僅是一種全覆蓋式的、高性價比的新投放方式,也進一步解決了數字鴻溝的問題,讓不同的社區居民都能接觸到傳播內容。


  在多方增值服務探索下,快遞寄存柜的角色從物流末端智能終端發展成為社區基礎設施,這符合新《郵政普遍服務》標準對各類便民惠民普遍服務內容的要求,進一步凸顯了便民服務屬性,在未來或許還能夠實現社區場景消費一體化。


  當然,除了快遞寄存柜功能和應用場景的豐富,各大企業深耕多年之后,已經不乏遠見者進行全方位探索。其中,產品矩陣的豐富就是快遞寄存柜行業構建智慧物流商業化探索的一大基礎。如中郵速遞易圍繞物流兩端推出的快遞寄存柜、小黃筒、智能信報箱、大型自提柜等一系列智能終端。其中,小黃筒發力逆向物流,實現用戶“隨時寄”;智能信報箱整合郵政資源,實現社區資源利用中最大化;大型自提柜針對大件物品收寄等,一個完整的智慧物流生態圈正式形成,備受爭議的快遞寄存柜行業,由此也迎來了良性發展的拐點。


  前景被認可,快遞寄存柜的價值在“未來”


  快遞寄存柜良好的發展態勢不僅限于當前市場的成熟,同時也在于市場前景被看好。快遞規模的日益龐大和人力成本不斷攀升使得快遞寄存柜規模再擴大成為必然。與此同時,社區經濟逐漸受到各行業重視,社區模式也從傳統的O2O管理模式轉變為智慧社區模式。近年來,不斷涌現出一批以智慧物業、智慧物聯為代表的智慧社區運營中心可見端倪。快遞寄存柜作為智慧社區的重要入口,未來的商業價值被重新評估。


  此外,不斷完善的政策給行業高質量發展提供保障,2015年,國務院出臺《關于關于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鼓勵發展社區自提柜等新型社區化配送模式。2018年國務院一號文,明確快遞寄存柜的公共屬性。5月實施的《快遞暫行條例》更是在加快物流行業發展同時保障用戶權益。政策多管齊下,未來快遞寄存柜的價值和地位不容小覷。


  從無人問津到社區必備,快遞寄存柜的各個發展階段印證著一條任何行業都必經的路:資本的推波助瀾,高調的入場,觀望的中場,而后理性的收場,隨之投機資本的撤出,行業終將歸于理性發展。正如業內所言,快遞寄存柜行業作為一個龐大的最接近用戶的物聯網項目,在市場培養期,企業間猛烈充分競爭帶來階段性虧損非常正常。當初團購行業的“百團大戰”,直播行業的“春秋爭霸”,更有外賣行業、共享單車行業等都在當初野蠻生長的紅利期下逐漸冷靜下來,形成幾家龍頭企業良性競爭的局面就是最好的實例。


  對于新生行業來說,前期的爭議在所難免,其發展也離不開市場有爭議性的檢驗,適者生存,這只是行業優勝劣汰的進化過程。經過6年的探索發展,快遞寄存柜已然走出一條逐漸明了的路:無論是在物流兩端的作用,抑或是增值服務市場,快遞寄存柜行業發揮的都已經不再是單一產品的價值,快遞寄存柜行業的新拐點已經出現,它將憑借大數據分析、社區入口等關鍵身份,在更多場景中扮演著更重要的角色。當下,中郵速遞易等領頭羊早已敏銳地發現這一拐點,其對整個產業鏈價值的摸索,也將改變整個快遞寄存柜行業的生態和競爭態勢。


草的榴社区ip地址2018